9月12日,刚刚经历了一场历史性暴雨的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街面上已看不出内涝积水的痕迹。唯有当天顺德人朋友圈里刷屏的美丽晚霞,见证着台风过境。

然而,作为中国家电之都,顺德3000多家家电生产及配套企业还在等待全球市场雨过天晴的时刻。

今年不要说赚钱,能活下去就很好了。顺德一家中小家电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今年大环境的生存现状堪称艰难,房地产下行让家电需求疲软,也让他们上半年的订单出现了两位数的降幅。

作为中国小家电行业的出口龙头企业,新宝股份发布的2023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63.55亿元,同比下降10.83%,归母净利润3.95亿元,同比下降18.81%。

根据广州海关统计,2023年1~6月,佛山市出口家电金额335.7亿元,同比下降5.1%。就在今年8月,主要为海外客户生产小家电的38年家电代工巨头——新安电器(深圳)有限公司因订单减少宣布解散,距离顺德不过100来公里。

第一财经梳理海关总署的数据发现,今年第一季度,佛山成为了进出口规模前10强城市中唯一的新面孔。然而,今年前8个月,佛山的进出口规模排名回落至15位,落后于长三角的杭州、金华、无锡以及中西部的成都和重庆;和2022年全年的规模排序相比,仍然上升一位。

世界变局之下,不只是进入下行周期的房地产带来影响,全球经济面临收缩乃至衰退的风险、贸易摩擦引发关税壁垒高企,以及后疫情时代消费复苏乏力等重重压力,都让佛山乃至全国的家电产业备受考验。中国家电看广东,广东家电看顺德,顺德作为全世界家电产业链最为集聚的区域,颇为典型。

全球市场萎缩甚至衰退,就好比下雨,你走在路上不管在哪里都要被淋到。淋湿程度的差别就是你有没有伞。一家营收规模数十亿的广东小家电企业高管陈新(化名)告诉第一财经,外部压力大的时候,企业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把内功练好,以备时机来临时有厚积薄发的实力。

练内功的说法,在武术之乡佛山显得别有意味。活下来,在当下的危中找到并抓住增长的机会,是当地家电业的唯一选择。至于武功,各家自成一派,各有招数。从区域产业带而言,顺德在家电领域的布局调整并不被动,也不迟滞。

自我

作为顺德家电产业的老大哥,美的集团在2022年就对自己的小家电业务动了一场大手术——关停并转了900多个细分产品,总体亏损2000多万元。这也直接让包含冰箱、洗衣机、厨房电器及其他小家电的消费电器在其2022年的收入同比下降了4.99%,约占收入比重36.43%,占比下降了2.21个百分点。

自我的同时,这家全球最大的家电制造商之一,向着机器人与自动化、楼宇科技、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先进储能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转型,也实现了利润增速快于收入的结构优化。根据美的的年报,2022年公司营业总收入3439.18亿元,同比增长0.79%,实现归母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3.43%。

巨头的壮士断腕,没有影响顺德家电产业产值的增长——2022年,顺德家电产业产值近3700亿元,同比增长5.9%。相反,正是这类主动的调整和转型应对,让当地家电产业在订单承受压力的时期,稳住了产值。

我们其实每年都觉得形势严峻,总是把今年视为最难的一年,做好过严冬的准备。新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海外营销模块总监张以飞告诉第一财经,长期专注于家电制造的他们对市场本身并不缺信心。就短周期来看,今年二季度以来,外销市场已经开始逐步恢复,库存也基本出清,客户对于新项目的洽谈兴致较高,预计下半年出口订单将会明显恢复。

根据新宝股份发布的2023年半年报,单季度来看,二季度营收和毛利率均出现了改善,营收增速转正,同比增加1.18%,毛利率22.24%,同比增长1.46个百分点,环比一季度增加了0.35个百分点。

新宝股份曾一度被称为小家电代工之王,如今正在从纯代工向自主研发以及品牌化转型,也实现了外销和内销两条腿走路。近年来其出口份额下降到了70%左右。去年,新宝股份以近2亿美元把摩飞品牌收入囊中,也完成了从为英国老品牌代工、代理向品牌商的身份转变。

以前我们的自主品牌份额很低,经过几年的品牌化发展已经超过20亿了,占了总营收的两成以上。张以飞表示,作为以制造和代工出身的隐形冠军,新宝在小家电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上具备明显的优势,在这样的基础上再往微笑曲线两端延伸,即品牌销售和研发设计两端不断提高议价权和附加值,是最近几年的重点策略,如今已初见成效。

从电商起家的陈新他们,也在顺德的制造基础上,来了几场自我。明明通过直播电商卖网红小家电卖得火爆,他们却选择从纯销售向实体制造延伸。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陈新说,我们想解决用户的痛点,但传统工厂很难快速反应,所以决定一点点自建生产制造体系。

受益于顺德沉淀了三十多年的产业优势,从零起步的工厂迅速壮大。然而,小家电制造做得差不多了,陈新他们又砍掉了一大半的产品,聚焦起了清洁电器的细分赛道。

做网红产品,终究是昙花一现,不是一个品牌未来长期的路。陈新表示,2021年,公司看到了市场上扫地机器人和扫拖一体机等清洁电器的兴起,这相当于眼前刚好出现了一条大河,为什么不从小溪流向大河?于是,他们放弃了网红小家电的生意,做起了需要更多研发投入、存在更高技术壁垒的清洁电器,这被他们视为主力赛道和事业。

除了企业自身主动换赛道、布局调整,以及向微笑曲线两端迈进,当地政府也较早开始了行动。

就在顺德的北滘镇,与美的全球创新中心大楼一墙之隔的地方,从顺德工业设计园升级成的广东工业设计城已经吸引了数千名设计师入驻。这是顺德被赋予地级市部分权限后的首个省区共建项目,为当地乃至珠三角的制造产业注入转型的能量——作为当地的支柱产业,家电制造自然是最大的受益者。

官方数据显示,这座工业设计产业基地,已经吸引了8645名设计研发人员,57家高新技术企业,50多个自主品牌,累计有效专利数3069项,核心区共有国内外设计企业303家、3057名设计师,创新设计产品转化率接近85%,2022年园区企业收入共计17.59亿元。

广东工业设计城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虽然17.59亿元的服务性收入对比一家工厂的营收规模并不大,但考虑到辐射度,相当于每投入1块钱,就有100多块的回报,带来的影响是可观的。设计创新的赋能,让传统家电逐渐延伸出了工业设计+游戏(教育辅助装备),以及体育健康、宠物用品等更多元的模式。

守住优势

4年前,佛山就已跻身GDP万亿元俱乐部,是继广州、深圳之后广东第3座GDP超过万亿元的城市,稳居广东省前三强。

佛山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佛山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完成4015.15亿元,同比增长6.5%;先进制造业增长7.2%,高于规上工业0.7个百分点。总的来看,当地经济运行恢复向好因素累积增多,但也要看到当前宏观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国内需求仍显不足,一些企业经营困难,重点领域风险隐患较多,佛山经济加快恢复的压力较大。

用佛山市委郑轲的话来说,制造业是佛山经济的基本盘,放弃就是自废武功,唯一出路就是转型发展。

传统制造重镇,在过去几十年里积累了产业集群的优势,但要想在时代变革中守住优势,除了产品创新和品牌打造,供应链端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改造是必经之路,也成为大环境下行期制造企业守住优势的生存之道。

正是看到这样的机遇,美的集团在2016年成立了美云智数科技有限公司,试图基于企业的业务实践,将管理实践软件产品化,通过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为智能制造及产业互联提供工业软件及SaaS服务。这些软件技术,连同家电制造转型样本和佛山模式,一并向外推广。

我们的技术主要源自于美的集团。这些数字化转型的方法和经验,落地到企业的工厂库存、物流和经营,能够实现两位数的降本增效。美云智数数字运营总经理魏晓刚表示,不只是单个企业,他们还会和区域合作,并通过链主带动上下游的模式去影响整个产业链,不仅带着技术和实践经验去帮助企业转型,还会提供数字化人才、资本等重要的生产要素。基于佛山产业集群的实践样本,他们正在与其他省市区域合作,帮助其完善补贴政策,帮助更多企业加速产业升级与数字化转型。

链主的信息化平台建立了之后,上下游的供应商可以直接用链主的信息化平台进行进销存数据输入,相当于把上下游的信息化门槛降低了,门槛层层降低,优势则层层提升,所以链主模式的影响是特别大的。美的集团供应链系统IT部长陈俊告诉第一财经,链主模式更迫切的是要推动强链补链,从而去应对当前市场的竞争环境,通俗点就是木桶原理,整个产业链的短板决定了你产业链的能力。在集群中,中小企业抗风险的能力较弱,投入产出的顾虑也会比较多,为此我们会带着他们一起坚持做数字化,并且利用政策的补贴,去引领整个产业集群的升级。

作为家电产业的供应商,佛山市顺德区骏达电子有限公司与美的集团的合作已达20多年。围绕美的家电领域的几大事业部在全球的供应需求,我们基本都有参与供货。来自美的这些事业部的业务占公司的16%左右。骏达电子总经理助理龚嘉豪告诉第一财经,由于美的较早做了数字化转型,他们也跟着做了技术的同步和系统对接,可以看到美的的月度生产计划和需求用量,并及时调整供应和库存。数字化解决方案帮助他们提高了20%~30%的生产效率。

受大环境影响,在过去保持10%左右稳定增长的骏达电子,在今年经受了订单收缩的挑战。龚嘉豪表示,除了通过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来降本增效、提高竞争力,就是向更多元的领域拓展,目前他们正在往新能源汽车和光伏产业等新领域延伸。

在顺德家电产业最为集中的北滘镇,有一家广东小家电特色产业集群创新中心,这是广东精工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下称精工智能)与政府合作为家电智能制造打造的模拟样板间。精工智能董事长宋军华对第一财经表示,他们今年年底新建成的15亩数智产业园里,将会打造绿色现代工厂示范基地。作为提供智能制造转型升级解决方案的软件企业,他们成立之初接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家电企业。

制造业到了该升级的时候。过去几十年,勤奋大胆就一定能赚到钱,现在是得会拼才会赢,竞争的是管理模式、人才和企业文化,未来必将会是企业精细化管理的比拼。根据宋军华的观察,佛山小家电品类繁多、迭代迅速,企业的发展正在变得越来越聚焦细分品类,以在行业中做到前列,同时也更加注重创新和创意。就结构而言,顺德的家电企业,除了头部的之外,最多的还是营收在1亿以下的中小微企业,不过旧工厂改造成本较高,他们提供的智能化服务目前还是以新工厂为主。

由于从制造和代工起家,新宝的研发制造优势是日益积累的,本身就是传统制造转型的案例,同时也在产品线的发展中,带动了当地产业的高度集聚和转型型升级。

在新宝于去年底投产的滴漏式咖啡机生产车间,已实现了较高的自动化,这算是行业目前最先进的咖啡机生产线了,因为有第一代作为基础,新的产线研发了半年多。该车间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传统产线一条线需要35名工人,现在加上辅助人员也不过12人左右,仅原来的三分之一。

张以飞表示,传统优势产品必须力保,要越做越专,然后深入到消费前端,主动获取售后的反馈,进而促进产品后续的改善。同时,通过不断开发新的产线、拓展新的品类来寻找增量,比如吸尘器就是通过孵化成了现在的优势产品线。以前吸尘器的电机和电池宝上的保护片,都得从其他地方采购或者进口购买,随着产品线的发展,我们和当地供应商一起投钱、投技术,也就带动了产业链的转型发展。

扎根、出海

在全球价值链结构重塑以及产业转移的大趋势下,顺德家电产业试图在求变、求新和专注、扎根之间找到平衡。

张以飞提出,新宝大部分生产线以及供应链基本上都在佛山。扎根顺德,从积累了数十年的小家电产业一点点延伸、升级,是更稳妥的方式。

在陈新看来,始终把总部和生产基地留在佛山的动因依然明显,那就是当地高度完善的供应链,我们上游有上百家零配件厂,新产品在珠三角能很快做出来,而且更新更快。即使一些企业向东南亚等地区转移,也很难形成像珠三角地区一样的聚集效应。

根据郑轲的说法,转型发展的路径很多,其中有三种模式经实践证明是成功的,除了数字化改造和推陈出新,就是向外并购。为此,佛山市设立40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支持引导骨干企业主动向外并购,实现换道发展。2022年美的实现对库卡集团的全资控股就是案例之一。

向外的另一方面,还有制造业的走出去,应对贸易摩擦、关税高企等一系列挑战之外,也顺势开启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布局。

今年6月29日,广东省省长王伟中等人调研美的空调的泰国工厂。这座以工业4.0为标杆打造的工厂占地20.8万平方米,总投资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于2022年11月全面投产。整体规划年产能400万台/套,其中2023年规划产出120万台/套,预计2025年全面建成后将成为泰国乃至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空调生产基地之一。

根据美的集团的官方微信,美的空调不仅基于现有工厂建立了东盟研发中心,把工厂升级为研产销一体化的海外基地,而且还将进一步强化本地化运营及本地人才培养,推动本地供应链和产业配套。

目前仍以外销为主的新宝股份,今年也收购了印尼工厂,建立了海外的第一家工厂。张以飞表示,预计未来一年,新宝股份印尼工厂的销售规模将快速增长。整体的走出去规划,更多会根据自身的发展节奏和大环境变化调整。

与此同时,新宝面对的出口市场也在相应调整,以前欧美国家销售占比更大,这两年随着公司经营目标的调整,欧美的数量还在增加,但新兴国家的比例在提高。

受到关税高企的影响,已考察过非洲的陈新他们也在筹划着把零部件出口到海外进行组装。

由于最近家电和电子行业订单收缩,原本以广东为主战场的精工智能,同样在往省外乃至国外开拓业务。我们是为制造业做服务的,制造业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宋军华提出,今年他们是主动往外走,有望实现海外业务零的突破,计划于明年在东南亚成立子公司。

作为政府搭建的平台,帮助企业对接一带一路资源是广东工业城长期努力的目标之一。这座孵化基地也利用珠港澳的区位优势,试图加强当地企业与港澳台企业的联动。

和上半年相比,今年前8个月佛山的外贸数据已有好转:1~8月,佛山市机电产品出口1885.9亿元,增长1.6%,占比为50.4%;顺德区机电产品出口1016.8亿元,增长5.8%,占同期顺德区外贸出口总值的67.9%,约为佛山机电产品出口的53.9%。

另一方面,佛山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8月,全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93.45亿元,同比增长0.92%,较1~7月回落0.73个百分点;税收收入总额(含海关代征税)1010.98亿元,增长5.51%,较1~7月回落1.69个百分点。

在郑轲看来,任何企业不可能百分之百稳定,只有变革、变化才是趋势、才是永恒。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也唯有提高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才能穿越产业周期,实现长久的发展。对佛山这座世界制造业之都而言,也同样如此。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