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视本是获取信息、愉悦自我的一种方式。但随着网络电视的发展,大家打开电视首先面对的是广告、充值界面,让人烦不胜烦。

日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多部门召开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和操作复杂工作动员部署会,聚焦解决收费包多、收费主体多、收费不透明等问题。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和操作复杂工作难在何处?

歌华有线总经理助理董原介绍:简化电视操作,关键难点在于对机顶盒进行软件升级。目前,全国共有机顶盒近两亿台,在过去,由于全国有线电视网络采用的是分省建设运营的模式,存在机顶盒型号、版本繁多等问题,因此需要较长的研发和测试时间;还有一些机顶盒已经在网运行10多年,需要统筹进行整机更换。

为了满足用户对智能电视想看就看的诉求,电视机厂商有责任告诉消费者如何进入直播页面。近期,多家电视机生产企业积极响应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号召,发布智能电视使用指南,支持快捷切换直播电视频道。接下来,更多电视机厂商将肩负起社会责任,以充足的技术优势为设计基础,对海量的用户需求进行分析识别,并满足用户需求。

操作复杂程度也因人而异。对年轻人来说习以为常的操作,对于老年人却是复杂异常。如何让智能电视更好地照顾到老年人?

有关技术人员介绍:妥善解决电视操作复杂这一问题需要产业、政府和社区的协同治理。电信终端产业协会等机构联合发布《智能电视适老化设计技术要求》之后,创维、海信等多家电视企业的适老化产品改造进入加速模式。截至去年年底,已有超过70款智能电视通过适老化认证。

技术进步的目标是让群众享受到实实在在的技术红利。在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黄典林看来,智能电视也是电视,电视大屏应该具有强烈的公共服务属性和意识形态属性,满足大家对内容高质量和收看方式便捷的需求。不仅要简化电视机开机进直播的流程,还要让用户享受更多免费内容。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启动整治以来,相关部门协同采取先试点再推广的方式稳步推进,目前在北京、上海、山东、浙江、广东试点,通过机顶盒软件升级等方式,重点满足用户开机即看直播、大幅缩短开机时长、大幅减少付费产品计费点等主要需求。

中国广电股份公司副总经理万涛表示:中国广电预计在10月底完成试点,年底前实现第一阶段目标——今年内逐步实现开机看直播,收费包压减40%,提升消费透明度,到2024年年底全面完成治理工作。预计到2024年上半年,此项治理工作将完成简化减少遥控器、规范运营和收费等第二阶段任务。2024年年底前将实现新生产的电视机机顶盒一体化,并健全各项业务体系长效管理机制。北京交通大学语言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文卫华认为,三阶段的任务清单明确,治理是一个漫长且烦琐的过程。期待未来能够分阶段长效化推进,最终让大家有更好的体验。文卫华表示。

作者 admin